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将花落谁家,他意外发

日期:2019-08-13编辑作者:生命科学

图片 1

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即将拉开序幕,据诺贝尔奖官网消息,「首战」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将于 10 月 5 日(不早于斯德哥尔摩时间 10 月 5 日 11 时 30 分(北京时间 5 日 17 时 30 分)公布结果。只剩 5 天就要开始,到底会今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会花落谁家呢?

分子生物学家米迦勒·霍尔教授因其意外发现TOR蛋白而荣获拉斯克基础医学奖,正式进入诺贝尔奖候选梯队。

风向标奖项回顾

誉为诺贝尔医学奖“风向标”的拉斯克医学奖基金会最新消息,瑞士伯尔尼-巴塞尔大学(Biozentrum University of Basel)分子生物学家米迦勒·霍尔教授荣获了2017年拉斯克基础医学奖。

汤森路透的预测

霍尔教授因发现营养激活TOR蛋白,并且开创性研究TOR蛋白在细胞生长过程中的关键作用和代谢机制。他的科学发现和成就揭示了细胞如何根据微环境营养物质的变化而改变细胞自身大小和形状。

汤森路透就是其中一家。从 2002 年起,通过对 Web of ScienceTM 数据库平台中科研论文及其引文进行深入分析,汤森路透遴选出在化学、物理学、生理学或医学、以及经济学领域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研究人员。2015 年度「引文桂冠奖」(Citation Laureates)获奖名单也在 9 月份公布。

他的意料之外发现揭示了细胞生物学的基本规律。也为他未来几年内荣获诺贝尔医学奖桂冠增添了胜算几率。

再次之前,汤森路透已成功预测过 37 位诺贝尔奖得主。据此次预测共 18 位可能会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入选,其中生理学或医学领域 6 名,物理学、化学和经济学领域分别有 4 位、5 位和 3 位科学家入选。

在访谈时,他比喻TOR蛋白的作用好像是细胞的“大脑”。在细胞微环境中,TOR蛋白通过结构化或去结构化活动来响应营养物质供给和其他生成因子的变化,如各类激素等。直到1990年,人们才真正意识到细胞大小和形态的变化并非随意或被动,是具有其内在调节机制的。

以下就生理学或医学领域的 6 名科学家和生物相关的化学领域 2 名科学家的研究背景和入院理由做简要的概述:

现在科学界已知,TOR蛋白调控系统平衡紊乱将直接影响、甚至诱发人体患病,包括糖尿病和癌症。TOR蛋白还在抗衰老机制中起着重要作用,包括大脑的发育和功能改变等等。

生理学或医学领域

图片 2

  1. Jeffrey I. Gordon, 美国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医学院基因组学与系统发育学中心主任,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曾获多种荣誉,包括「King Faisal International Prize in Medicine」和「Keio Medical Science Prize」。

TOR影响细胞生长和形态改变的作用机制

入选理由:揭示人类肠道微生物群落与人类生理、代谢及营养方面的复杂关系,及其对肥胖和整体健康的影响方面作出重要贡献。

着名的拉斯克医学奖包括基础医学、临床医学和公共卫生三大领域奖项目。奖金为25万美元。获得该奖的科学家或医生等很可能当年或未来几年内获得诺贝尔奖。

  1. Kazutoshi Mori,日本京都大学科学院生物物理系教授,日本京都大学。

据《科学》评述,87%的拉斯克奖得主后来获得了诺贝尔大奖。因此,拉斯克医学奖也被誉为诺贝尔奖“风向标”。我国科学家屠呦呦教授2011年获得了拉斯克临床医学奖,2015年荣获了诺贝尔医学或生理学奖。

Peter Walter,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院生物化学与生物物理系教授,美国霍华德修斯医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

可见,若想获诺贝尔奖,或许真的要先努力一把获得拉斯克奖。看看拉斯克医学奖评审委员会成员就明白了,他们知道什么是诺奖级的科学发现和成就。

入选理由:独立完成了内质网中未折叠蛋白的识别及修正机制,揭示了一种未折叠蛋白的响应机制。

图片 3

Kazutoshi Mori

拉斯克医学奖评选委员会成员,绝对国际顶级专家团队

Peter Walter

前排从左向右: Xiaowei Zhuang ● J. Michael Bishop ● Lucy Shapiro ● Joseph Goldstein ● Robert Horvitz● Erin O’Shea ● Paul Nurse;

  1. Alexander Y. Rudensky, 免疫学项目主席,Ludwig 癌症免疫治疗研究中心主任,美国康奈尔大学-洛克菲勒大学-Memorial Sloan Ketering 癌症中心三方教授,Gerstner Sloan-Kettering 研究生院教授,美国康奈尔大学 Weill 医学研究生院教授,美国霍华德休斯医学中心研究员, 康奈尔大学 。

后排从左向右: Jeffrey Friedman ● Marc Tessier-Lavigne ● Jeremy Nathans ● Charles Sawyers ● Bruce Stillman ● Dan Littman● Harold Varmus ● Titia de Lange ● Richard Lifton ● James Rothman ● Craig Thompson ● K. Christopher Garcia ● Michael Brown ● Richard Locksley ● Christopher Walsh。

Shimon Sakaguchi,日本大阪大学免疫学前沿研究中心和世界领先国际研究中心杰出教授及学科带头人,日本大阪大学 ;

Ethan M. Shevach,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及美国国立过敏及传染病研究所细胞免疫部主任研究员,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入选理由:推进对 T 细胞及其在过敏、自体免疫性疾病、炎症、和其他生理过程中功能的理解。

(从左至右:Alexander Y. Rudensky、Shimon Sakaguchi 和 Ethan M. Shevach)

生物相关的化学领域

Emmanuelle Charpentier,瑞典于默奥大学分子感染医学实验室的客座教授,德国亥姆霍兹感染研究中心感染生物学调节系的主任和德国汉诺威医学院的洪堡教授。

Jennifer A. Doudna,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教授,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的研究员。

入选理由:发明了一种名为 CRISPR-Cas9 的基因组编辑方法用于确定遗传疾病的治疗。

左为 Emmanuelle Charpentier,右为 Jennifer A. Doudna

拉斯克奖

另一个风向标级别的奖项为美国的拉斯克奖(Lasker Award),也被视为美国的 「诺贝尔奖」。拉斯克奖是生物医学领域仅次于诺贝尔奖的一项大奖,每年 9 月份公布获奖名单。自 1962 年起,获此项医学奖的科学家中有半数以上在随后的两年里又获诺贝尔奖,因此,获得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的科学奖再获得诺贝尔奖的比例更高。

截止 2015 年,超过 300 人次获得拉斯克医学奖,值得注意的是,而其中有 86 位在后来获得了诺贝尔奖,其中 44 人是在过去 30 年中获诺贝尔奖。中国科学家屠嗷嗷「因为发现青蒿素——一种用于治疗疟疾的药物,挽救了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数百万人的生命。」获得了 2011 年的拉斯克临床医学奖。

让我们一起回顾下近 2 年拉斯克奖(Lasker Award)基础医学研究和临床医学奖的科学家。

2015 年,美国拉斯克基金会近日公布的拉斯克奖(Albert Lasker Award)获奖者共 3 位科学家,Stephen J. Elledge 、Evelyn M. Witkin 以及 James P. Allison。

(Stephen J. Elledge 和 Evelyn M. Witkin)

其中,美国布莱根妇女医院的 Stephen J. Elledge 和美国罗格斯大学的 Evelyn M. Witkin 获得 基础医学研究奖

获奖理由:「在 DNA 损伤反应方面做出的成果,这是一种保护所有活有机体基因组的基本机制」。

美国德州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的 James P. Allison 获得 临床医学奖

获奖理由:「发现并发展了一种单克隆抗体疗法,促进免疫系统对抗癌症」。

James P. Allison

2014 年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

2014 年,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 被颁发给日本京都大学的森和俊(Kazutoshi Mori)和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彼得·瓦尔特(Peter Walter)。

获奖理由是在未折叠蛋白反应(unfolded protein response)方面的重要发现而获此奖项。 未折叠蛋白反应为细胞内部重要的「质量控制系统」,能够检测出内质网中有害的错误折叠蛋白,并将提醒细胞核执行纠正措施。两位科学家鉴定出这一过程的核心元件,并揭示了其机制中令人意外的方面。

Kazutoshi Mori 和 Peter Walter

2014 年拉斯克临床医学研究奖

临床医学研究奖则颁给了阿利姆•路易斯•本纳比德和马伦•德朗。

约瑟夫傅立叶大学的阿利姆•路易斯•本纳比德(Alim Louis Benabid)和埃默里大学医学院的马伦•德朗(Mahlon R. DeLong)获得临床医学研究奖。

获奖理由:开发了丘脑下核(subthalamic nucleus)脑深层刺激(deep brain stimulation)法而获得临床医学研究奖,这种外科技术能够减少帕金森氏症晚期患者的震颤,并恢复运动机能。

Alim Louis Benabid和 Mahlon R. DeLong

业内人士分析

回顾近 5 年生理学或医学领域诺贝尔奖获情况,再看今年汤森路透在生理学或医学领域的预测,或许 Alexander Y. Rudensky 致力于调控 T 细胞生物学的研究获奖可能性最大,这与近年来医学领域对免疫的极大关注相关。该研究者获得了汤森路透 2015 年度「引文桂冠奖」和 2014 年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

2015 年,拉斯克临床医学奖获得者美国德州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的 James P. Allison,发现并发展了一种单克隆抗体疗法,促进免疫系统对抗癌症是今年的最大热门,极有可能获得本届诺贝尔奖。同时,化学领域的 CRISPR 基因编辑技术最终获诺贝尔奖可能性很大,当然因为该技术于 2013 年已经发表,可能未必今年获奖。2011 年中国科学家屠呦呦因为发现青蒿素治疗疟疾获得拉斯克临床医学奖,然而获得诺贝尔的可能性并不大。

本文由4688美高梅集团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将花落谁家,他意外发

关键词: 4688美高梅集团

正值主动消除有毒的基因突变,基因组数据呈现

据物理学家组织网报道,发表在9月5日出版的《公共科学图书馆·生物学》杂志上的研究论文显示,对英美两国21万人...

详细>>

胰岛素产业带来新机遇,糖尿病药物市场胰岛素

糖尿病是由胰腺分泌功能缺陷或胰岛素作用引起的缺陷,是终身性的疾病,病程不可逆转。2013年全球20——79岁糖尿病...

详细>>

自然指数发布最新排行榜,不怎么样的idea或是

自然指数发布最新排行榜 美国着名化学家LinusPauling的电中性学说认为稳定的分子和晶体的电子结构,在于使每个原子...

详细>>

水肿口腔快检试剂进药铺,北京药厂开售艾滋病

“为什么我的HIV检测试纸总是一片空白?”四年前,郝喆开始在北京一家社区组织做HIV检测咨询员。他记得一个名叫...

详细>>